188bet官网

 
安全警示
安全警示

“套路贷”案件司法实务探析 ——以上海市裁判案例为视角


  编辑:保卫工作办公室 卞承荫/文图    发布时间:2018-07-23    

 

引言

“套路贷”案件是一种新型案件,集中爆发于2017年,主要发生于上海、江苏等经济发达地区,案件多涉及民间借贷,从而引起大量的民事纠纷案件。并且,在一审判决、裁定结束后,上诉情况较多。

以下,本文将以案例最多的上海市为研究对象,对上海法院在整个2017年做出的19起案例判决及裁定进行全面剖析。

01

“套路贷”的内涵

套路贷目前在上海已被定性为刑事犯罪,它不同于一般的民间借贷或高利贷,故在定义的时候往往会从刑事角度出发进行定义。

“套路贷”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以“违约金”、“保证金”、“行业规矩”等各种名义骗取被害人签订虚高借款合同阴阳借款合同或者房产抵押合同等明显不利于被害人的各类合同,制造银行流水痕迹,制造各种借口单方面认定被害人“违约”并要求“偿还”虚高借款,在被害人无力“偿还”的情况下,进而通过讨债或者利用其制造的明显不利于被害人的证据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等各种手段向被害人或其近亲属施压,以实现侵占被害人或其近亲属合法财产的目的。

此概念来源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上海市公安局于2017年10月25日发布的《关于本市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的工作意见》。从此概念中,大家可以看出,上海市对“套路贷”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认定:

(1)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骗取被害人签订不利于被害人的各类合同;

(2)制造银行流水痕迹;

(3)制造借口单方面认定被害人“违约”并要求“偿还”虚高借款;

(4)被害人无力偿债,进行讨债或利用优势证据提起诉讼;

(5)以侵占被害人及其近亲属合法财产为目的。

02

“套路贷”的一般流程

  


“套路贷”骗局通常有三步。

第一步∶签订虚高合同。

犯罪嫌疑人以“小额贷款企业”或“典当企业”名义与被害人签订借款合同,制造民间借贷假象。随后以“行规”、“违约金”、“保证金”等各种名目骗取被害人签订“虚高借款合同”、“阴阳合同”及房产抵押合同、房地产买卖合同等明显不利于被害人的合同或欠条。如根据图七,甲向乙借款20万元,乙却让甲在借条上写上40万元,说多出的20万元是“行业规矩”或“保证金”。此时骗子最常见的话是“不会真让你还这么多,按期还就没事”。

第二步:“伪造”银行流水。

借款人签下欠条之后,“小额贷款企业”会哄骗借款人前往银行转账取款并拿走现金,留下银行流水作为证据。如在图七中,乙同甲一起到银行转账,乙先将40万元转入甲账户,接着让甲将40万取出并拿走其中的20万元,而甲却没有拿到还款单。最后甲实际到手的钱只有20万元,但是银行流水却显示有40万元进账。

因法院在处理民间借贷纠纷时,不仅要审查双方的借据和收条,还要审查是否有借贷资金的流动,即银行的借贷资金存取行为。很多“套路贷”的放贷人为此会通过银行存(汇)款取款活动制造虚假的银行流水,从而使得一些“套路贷”获得法院判决的支撑。

第三步:“平账”。

也是在这一步,原本的账务可能膨胀几十倍。犯罪嫌疑人利用事先设计的违约套路致使被害人违约(如玩假失踪),要求被害人马上偿还“虚高借款”。一旦借款人违约,借贷企业就会用“平账”的方式解决。“平账”即由另一家“小额贷款企业”偿还第一家企业的钱,借款人再签下更高额的欠款合同。如图七中甲向丙借款八十万元用于偿还对乙的欠款40万元。其中还会重复第二步“伪造”银行流水的过程。

在陷入“套路贷”之后,受害方往往希翼通过司法手段惩治“套路贷”,维护自身权益。但法律讲究的是证据,不能仅凭一方口述

非法的小额贷款企业,会以特定员工的个人名义与借款人签订借款合同,这样借款合同就会以自然人之间的普通借贷的形式存在,刻意的违法犯罪行为就被伪装成了“民间借贷纠纷”。

通常法院在审理民间借贷案件时,认定借贷关系是否成立的主要证据就是借条和银行流水。而此时犯罪嫌疑人所提供的证据链条就是如此完备——借条、银行流水,甚至可以要求调取当事人提款的视频监控。而借款人却往往不懂得保留证据。这就使得被害人以“套路贷”主张权益维护得不到法院的支撑。

03

司法案例研究

通过检索,笔者发现上海市法院在2017年判决与“套路贷”有关的案件共计19起,其中一起案件涉及管辖权异议裁定,五起案件涉及房屋买卖纠纷6起案件基本未体现法院关于“套路贷”观点,故在此不多描述除前述6起案件,笔者对剩下的13起案件以民事案件和刑事案件区分进行以下分析:

(一)民事案件裁判观点

1.对借款方观点不予支撑的论点:

(1)出借方将资金转至借款人账户时,借款人便具有了自由处分权。若借款方没有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借款方依出借方指示将资金转到指定账户或者取出现金交于出借方,则借款方主张并未收到借款将得不到法院支撑。(共4例)

裁判案例:

上海融子学问传播有限企业诉李韵民间借贷纠纷案(案号:(2017)沪01民终10504号)(裁判日期:2017-10-23);

魏燕与杨贞贞、杨惠华民间借贷纠纷案(案号:(2017)沪02民终4202号)(裁判日期:2017-8-1);

朱洪强与王礽佶民间借贷纠纷案(案号:(2017)沪0104民初21209号 )(裁判日期:2017-11-3);(笔者注:划线代表案件于上海市公检法文件出台后判决)

孙荣发诉王振民间借贷纠纷案(案号:(2017)沪01民终9971号 )(裁判日期:2017-10-18)。

(2)借款人无法提供关于出借人等人涉及“套路贷”情况的指控材料和公安部门立案材料。(共3例)

裁判案例:

上海无印报关有限企业与江君华民间借贷纠纷案(案号:(2017)沪02民终10625号)(裁判日期:2017-12-4)

魏燕与杨贞贞、杨惠华民间借贷纠纷案(案号:(2017)沪02民终4202号)(裁判日期:2017-8-1);

杨吉龙与陈凤亮民间借贷纠纷案(案号:(2017)沪02民终5912号 )(裁判日期:2017-7-20)。

2.对借款方观点予以支撑的论点:

(1)在公安机关已经立案的情形下,法院一般如此判决:作为经济纠纷受理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不属于经济纠纷案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本案有疑似“套路贷”之犯罪嫌疑,故应当移送公安机关审查处理。(共5例)

裁判案例:

水田诉张银芳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案号:(2017)沪01民终8898号)(裁判日期:2017-11-10);

关思齐诉黄文德抵押权纠纷案(案号:(2017)沪01民终8763号 )(裁判日期:2017-11-10);

(2)当事人未向公安机关报案的情形下,法院依照本案有疑似“套路贷”之犯罪嫌疑,故应当移送公安机关审查处理。”进行判决的案例。

裁判案例:

徐大顺与何炳龙、何安英民间借贷纠纷案(案号:(2017)沪0101民初5712号 )(裁判日期:2017-11-27);

解鸣杰与杨吉龙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案号:(2016)沪0106民初25109号 )(裁判日期:2017-10-18);

顾麒麟与郭厚强民间借贷纠纷案(案号:(2016)沪02民终8684号 )(裁判日期:2017-9-29);

(二)刑事案件裁判观点

法院观点:根据银行账户交易明细可以看出,马某某将房款汇入杭某某银行账户后,钱款就于当日或次日从杭某某账户内以现金方式取款,直至2015年10月,杭某某将钱款5.2万元、90万元汇入瞿琪奇后其本人银行账户已所剩无几。瞿琪奇让杭某某先后书写共计90万元的欠条以此对应银行流水,但杭某某的90万元债务发生是在卖房过程中,其已拿到部分卖房款,被害人没有继续向瞿琪奇借款的必要和理由。综上,本院认为,瞿琪奇通过银行走账虚构债务,即为瞿琪奇等人实施的套路诈骗行为。

裁判案例:

瞿琪奇、应隽等诈骗案(案号:(2017)沪0113刑初1232号 )(裁判日期:2017-8-28)

(三)小结

上述案件中,刑事案件只有一例,其他均为民事案件。但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在民事案件中,有5例是法院对借款人“套路贷”主张予以支撑的论点,并且5例均移送公安机关审查处理,转化为刑事案件的可能性极大。5例中有3例是发生在上海市公检法关于“套路贷”的文件出台之后,因此该文件应会继续对上海市法院的审判思路产生影响,“套路贷”刑事案件的比重有可能在2018年大幅提升。

从法院判决思路上看,法院不支撑借款方“套路贷”主张的观点主要为两种:

(1)借款方没有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借款方依出借方指示将资金转到指定账户或者取出现金交于出借方;

(2)借款人无法提供关于出借人等人涉及“套路贷”情况的指控材料和公安部门立案材料。

因此,在具体办案中,若要主张“套路贷”相关罪名的成立,就务必要做好相关证据材料的收集工作,并及时到公安机关报案。 

附:《关于本市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的工作意见》

关于本市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的工作意见

沪公通(2017)71号

为依法惩治“套路贷”犯罪活动,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等法律和有关司法说明规定,结合本市工作实际,制定本意见。

一、总体要求

近年来,以民间借贷为幌子,通过“虚增债务”“制造银行流水痕迹”“肆意认定违法”“胁迫逼债”“虚假诉讼”等各种方式非法占有公私财物的“套路贷”犯罪日益猖獗,此类犯罪严重侵害人民群众财产安全和其他合法权益,严重扰乱金融市场秩序,严重妨害司法公正,严重影响人民群众安全感和社会和谐稳定,社会危害性大,人民群众反映强烈。

本市各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要对“套路贷”犯罪坚持全链条全方位打击,坚持依法从重惩处,坚持最大限度追赃挽损,进一步健全工作机制,坚决有效遏制“套路贷”犯罪活动,努力实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相统一。

二、案件定性

(一)对“套路贷”刑事案件的定性,要结合案件的本质特征从整体把握,“套路贷”犯罪的主观目的是非法侵占被害人或其近亲属的财产,一般情况下应当以侵财类犯罪定罪处罚。

(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以“违约金”“保证金”“行业规矩”等各种名义骗取被害人签订虚高借款合同、阴阳借款合同或者房产抵押合同等明显不利于被害人的各类合同,制造银行流水痕迹,制造各种借口单方面认定被害人“违约”并要求“偿还”虚高借款,在被害人无力“偿还”的情况下,进而通过讨债或者利用其制造的明显不利于被害人的证据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等各种手段向被害人或其近亲属施压,以实现侵占被害人或其近亲属合法财产的目的。对实施上述“套路贷”行为的,可参照以下情形加以认定:

 1.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施“套路贷”犯罪时,未采用明显暴力或者威胁手段,则其行为特征从整体上属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被害人财产的诈骗行为,一般可以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

 2.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施“套路贷”犯罪时,既采用了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诈骗手段,又采用了暴力、威胁、虚假诉讼等手段,同时构成诈骗、抢劫、敲诈勒索、非法拘禁、虚假诉讼等多种犯罪的,依据刑法的规定数罪并罚或者按照处罚较重的定罪处罚。

(三)在“套路贷”犯罪案件中,相关犯罪嫌疑、被告人明知不真实借贷情况,帮助实施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或者滋扰被害人及其近亲属正常生活行为,或者帮助捏造事实提起民事诉讼,符合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虚假诉讼罪的构成要件的,对该部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以相关罪名追究刑事责任。

三、共同犯罪认定

(一)多人共同实施“套路贷”犯罪,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对其参与的或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行为承担刑事责任。在其所参与的犯罪环节中起主要作用的,可以认定为主犯;起次要作用的,可以认定为从犯。

(二)明知他人实施“套路贷”犯罪的,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以共同犯罪论处,但法律和司法说明另有规定的除外:

1.协助制造银行走账记录的;

2.协助办理司法公证的;

3.提供资金、场所、交通等帮助的;

4.协助以虚假事实提起民事诉讼的;

5.非法获取、出售、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的;

6.帮助转移犯罪所得及其产生收益,套现、取现的;

7.其它符合共同犯罪的情形。

上述规定的“明知他人实施套路贷”犯罪,应当结合被告人的认知能力、既往经历、行为次数和手段、与他人关系、获利情况、是否因“套路贷”犯罪受过处罚、是否故意规避调查等主客观因素进行综合分析认定。

 (三)有证据证明三人以上组成较为严密和固定的犯罪组织,有预谋、有计划地实施“套路贷”犯罪,已经形成犯罪集团的,应当认定为犯罪集团,对首要分子,应当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

四、犯罪数额认定和涉案财物处理

(一)在“套路贷”犯罪数额的认定上,要把握“套路贷”行为的犯罪本质,将其与民间借贷区别开来,从整体上对其予以否定性评价。被告人在借贷过程中以“违约金”“保证金”“中介费”“服务费”等各种名义收取的费用,均应纳入犯罪数予以认定。除了借款人实际收到的本金外,双方约定的利息不受法律保护,应当计入犯罪数额,不应当从犯罪数额中扣除。

(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已将违法所得财物用于清偿债务或者转让给他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追缴:

1.对方明知是违法所得财物而收取的;

2.对方无偿取得违法所得财物的;

3.对方以明显低于市场的价格取得违法所得财物的;

4.对方取得违法所得财物系源于非法债务或者违法犯罪活动的。

他人善意取得“套路贷”违法所得财物的,不予追缴。

(转自上海律师协会微信公众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